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明枝
金明枝
咪乐|盒子|直播 钱穆的同龄人郭沫若留学日本时,因为神经衰弱,受到王阳明的影响,也修习了静坐法,后来身体有了很大的好转,郭氏特撰《静坐的功夫》,认为静坐这项功夫,在宋明时代,儒家是很注重的,论者多以为是从禅而来,但我觉得,当溯源于孔子的弟子颜回,因为《庄子》上有颜回坐忘(即静坐)之说,对这一个脉络进行了生动的总结。

加好友 发纸条

写留言 加关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0,751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平公主有多爱薛绍?17年后仍不忘提携薛氏家族

(2021-12-05 20:41:12)
标签:

李世民

李治

武则天

太平公主

薛绍

分类: 闲话隋唐

当年一部《大明宫词》,让很多人都对太平公主与薛绍之间的爱情唏嘘不已,近年随着薛绍墓的发掘,历史上太平公主跟薛绍的这段姻缘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太平公主的婚姻素来是她传奇人生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正常情况下,唐朝公主都是册封后选定驸马出嫁,唯独太平公主先是出家为女道士,后为了避开和亲吐蕃更是长居太平观,直到两年后事过境迁,太平公主这才抓住时机,主动向父亲表明了待嫁之心。唐高宗自然不会无视爱女的想法,于是钦点了城阳公主的小儿子薛绍为乘龙快婿。

值得一提的是,薛绍与太平公主的这段姻缘可谓是亲上加亲,因为薛绍的母亲城阳公主是唐太宗与长孙皇后的第二女,也就是唐高宗李治的同胞姐妹,所以从血缘关系上来说,薛绍与太平公主本就是一对表兄妹。

虽说唐朝皇帝的外甥娶公主算是惯例,不过想想唐太宗有四个嫡女,却一个都舍不得嫁给胞姐平阳公主的儿子,反观唐高宗这里,膝下仅有太平公主这么一个嫡女,却二话不说直接下诏让薛绍尚主。由此可见,薛绍得以娶太平公主为妻,靠的不光是皇帝外甥这个身份,更是唐高宗对城阳公主的手足情深,所以才会放心将女儿托付给她的儿子。

特别考虑到这段赐婚是发生在城阳公主参与巫蛊之后——要知道巫蛊在古代是性质最恶劣的事件之一,对于皇帝来说堪比谋反,仅在唐高宗时期就有王皇后、陈王李忠因为巫蛊被废为庶人,乃至幽禁。

然而此次巫蛊事发后,城阳公主本人既没有被削减封邑,也没有被幽禁,唐高宗对此事轻描淡写,只将驸马薛瓘贬为了房州刺史。后来在选择薛绍尚主时,唐高宗更没有丝毫的犹豫,可见史书上说唐高宗对城阳公主“友爱殊厚”,绝非泛泛虚词。

到了薛绍正式迎娶太平公主的这一天,长安城中举行了盛大奢华的婚礼,用来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树木。为了让宽大的婚车通过,人们甚至不得不拆除了县馆的围墙。看着眼前喜庆的景象,唐高宗欣慰至极,不由得作诗感慨道:

龙楼光曙景,鲁馆启朝扉;艳日浓妆影,低星降婺晖。
玉庭浮瑞色,银膀藻祥徽;云转花萦盖,霞飘叶缀旗。
雕轩回翠陌,星驾归丹殿;鸣珠佩晓衣,镂璧轮开扇。
华冠列绮筵,兰醑申芳宴;环阶凤乐陈,玳席珍羞荐。
舞蝶神香新,歌分落素尘;欢凝欢懿戚,庆叶庆初姻。
暑阑炎气息,凉早吹华辰;方期六合泰,共赏万年春。

永淳二年九月,薛绍与太平公主的长子薛崇胤呱呱坠地,唐高宗看着这个大胖外孙欢喜非常,因此特别赦免了整个东都洛阳

紧接着,大女儿、小女儿也相继诞生。薛绍与太平公主这对小夫妻本该就这么和和美美地幸福下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弘道元年唐高宗驾崩于东都洛阳。薛绍与太平公主尚未从痛失至亲的悲痛中缓过神来,就迎来了一轮残酷的腥风血雨。

垂拱四年,武后依仗皇太后的身份,借机利用一心揽权的裴炎废黜了唐中宗,另立唐睿宗为傀儡皇帝。随后又以剿灭李唐宗室中的反武势力为由,下令让杨季昭去彻查薛绍的大哥薛顗谋反的证据,想要借机给薛氏兄弟按上谋反的罪名。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武后要如此对付自己的女婿呢?追溯前因,其实很容易发现,武后对薛绍的恨意早在当年唐高宗赐婚时就埋下了。

尽管在唐高宗看来,自己最喜欢的外甥娶了自己心爱的女儿,这段亲事堪称是天作之合,然而对于武后来说,她其实很不乐意将女儿嫁给薛绍。只不过彼时的武后还只是个皇后,即便有机会帮助重病的丈夫处理朝中庶务,却从来只能“处事皆称旨”,这些杂务事无巨细,她都没有裁决的资格。所以面对这段令她深深不满的婚事,她也不敢明着违拗唐高宗的意思,而是找借口称薛绍的两个嫂嫂不是贵族出身。

这个理由明摆是在鸡蛋里面挑骨头,近乎于胡搅蛮缠了,都不用唐高宗亲自开口,就有人直接拆穿了武后的借口:“薛顗的妻子萧氏是宋国公萧瑀的侄孙女,萧氏也是皇室的老牌联姻对象了,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不是贵族呢?”

至于薛绍的二哥薛绪的妻子成氏,虽不像萧氏那样出过显赫的高官,但作为翼城县男的妻子,连儿媳娶的都是李唐宗室女,就更加不可能如武后所污蔑的那样会是个乡下女子了。

眼见自己的意见被毫不留情地驳了回来,武后这才暂时消停下来。不过就算对女儿的这段婚姻怎么都看不顺眼,只要唐高宗还活着,武后也就只能暗暗咬牙咽下这口气。

就像她明明将老对手王皇后的堂兄王方翼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可依旧无法阻止王方翼在李治活着时步步高升平步青云;李义府袁公瑜等人明明是武后得以登上后位的大功臣,她却依旧无法阻止丈夫将他们流放的流放,杀的杀;武思元明明是武家难得的文武双全的人才,却在堂妹当上皇后后连续两次被贬,最后死在名不见经传的零陵县令这个职位上。

一直掌握不了话事权的武后,就这么等啊等,等到唐高宗驾崩后又过了五年,终于熬来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谁知杨季昭也不是个机灵人,愣是没有揣摩透武后的意图,搜寻了一番后,说是找不到薛氏兄弟谋反的迹象。武后一听这话简直就要被他蠢哭了,大怒之下将办事不利的杨季昭贬到了沙洲。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武后想要弄死薛绍的念头并不会就此打消,最后硬是诬蔑薛绍兄弟与谋反者勾结,然后下令将薛绍的两个哥哥直接处死。至于薛绍本人,毕竟身份上还是太平公主的驸马,考虑到皇族体面,没有直接赐死,而是挨了一百杖后活活饿死狱中。

可怜太平公主,刚刚生下小儿子才一个月,就眼睁睁地看着丈夫锒铛入狱后就此阴阳两隔。

这种青年丧夫的打击对于太平公主来说到底有多沉痛,后人已无法得知,因为正史中来不及用温情脉脉的辞藻去描述这样一位金枝玉叶骤失所爱的心情,但是通过墓志考证以及现代考古发现,今人仍可略窥一二。

就在薛绍不幸冤死后,又过了两年时间,一名年仅八岁的李氏进了这座掖庭宫。

这位李氏小娘子,出身可谓是不凡而又不幸。不凡在她是河间王李孝恭的曾孙女,也是河间王这一支嫡传的子孙,血统高贵而显赫;不幸在正因为是李唐宗室,所以在武后大肆剪除有才干、有名望的宗室子弟时,李氏遭了秧,受到父祖的牵连,不过八岁,就被籍没进宫充作了宫婢。

然而正所谓是祸兮福之所倚。李氏虽然还在孩童时期就进了宫,可她的早慧与出众的才华却得到了武则天的另眼相待,于是走上了同上官婉儿一样的道路,作为一名女官侍奉在武后身边。

只不过李氏并不如上官婉儿那般喜欢弄权,再加上生平经历也不像上官氏那样跌宕起伏,充满传奇性,所以史书上不曾出现过李氏的身影。今人也只能通过发掘出来的墓志才能知道,原来那段风云变幻的历史中,还有着更多如上官婉儿一般的女官曾出现在武则天的身边。

就这样,李氏在武则天的身边恪尽职守了十四年后,李唐王朝终于迎来复辟的这一天。随着一切的拨乱反正,李氏的命运再次迎来了一个重要转折点——出宫嫁人。

按理来说,李氏应该直接回到家中,等待长辈们安排自己的婚事。不过命运的契机在她侍奉于武则天身边的那一刻就埋下了,因为太平公主十分欣赏李氏的才华,于是主动促成了她与薛崇允的婚事。那么问题来了,这位薛崇允又是什么人呢?

原来薛崇允就是薛绍的侄子,是城阳公主与薛瓘的次子翼城县男薛绪的嫡长子。

当年武则天对薛氏兄弟痛下杀手后,薛崇允作为薛氏子弟也惨遭牵连,只不过彼时的薛崇允因为只是个五岁的幼童,所以幸免于难,得以保住性命并留在长安城中。神龙元年李唐复辟,薛氏家族终于沉冤得雪,唐中宗下诏恢复薛绍的名誉与官爵,太平公主立即动用自己的力量,亲自为薛绍主持了规格极高的改葬仪式

根据目前考古发现,薛绍墓是拥有四个天井的双室砖券墓,规格形制之高,明显超过了薛绍本人按官职该享有的等级。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薛绍的墓志是由被誉为初唐文章四友之一的崔融亲自撰写。

崔融文笔之华美,当时无人能出其右,武则天、唐中宗极为重视的辞赋表疏,也多出其手。而薛绍作为皇室驸马,墓志能得到崔融亲笔撰稿,必然是应太平公主的要求。无独有偶,薛绍的次女万泉县主因为不幸早逝,丧事同样由太平公主一手操办,其墓葬和父亲一样,采用了双室砖券墓,规格显然超过了县主的身份。

然而青年丧夫、中年丧女的悲恸,又岂是两座华丽的墓室能够慰藉得了的?即便此时距离薛绍过世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七年时间,可太平公主的心底仍然徘徊着当年薛家那位皎皎少年郎的身影。

于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更为了慰藉自己思念亡夫的心情,在薛绍的侄子薛崇允被授予了朝请郎一职,并继承了翼城县男的爵位后,太平公主亲自做主,将出身李唐宗室且才华横溢的李氏许配给了他

不仅如此,太平公主还时刻不忘提携薛氏,让薛氏家族与自己一同分享如今的地位与荣耀。事实上也正因为与太平公主牵连甚深,所以太平公主后来失势,被迫自尽后,薛氏一族也跟着遭到了连坐。原本在皇宫中担任尚乘直长的薛崇允,也因此被贬出京城,降职为溱州司户。

不过好在薛崇允并非是只能靠皇亲国戚关系飞黄腾达的平庸之辈,即使一时不幸被贬,也能很快凭借治理一方州县的出色才干,重新回到朝中。自己继续在朝中平步青云不说,薛崇允还让夫人妻凭夫贵,得到了外命妇的封号,成为了朝廷赐封的成纪县君。

更重要的是,薛崇允与李氏的这段姻缘终究还是让世人明白了,太平公主与薛绍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厚。

常言道,少年夫妻老来伴。薛绍没能幸运地与太平公主白首偕老,而这种青年丧夫的痛苦对于太平公主来说,是一生都抹不平的伤痛,即便是最无情的岁月,也带不走她对薛绍的深深眷恋

而这份爱恋与抱憾,一直绵延了三十年,直到薛绍墓的出现,这才让太平公主对亡夫的爱情得以透过冰冷的史书,重见天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百度